书摘书评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图书书库>书摘书评

以《生物入侵与中国生态安全》为例谈编辑工作的经验与体会

发布时间:2019-03-25 点击量:?

 

一、图书获奖回顾

获奖情况。《生物入侵与中国生态安全》一书获2009 第二届“三个一百” 原创出版工程图书,2010年获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为了推动文化创新、鼓励原创出版战略而实施的一项重大举措,自20068月开始组织实施,每两年评选一次。该工程分人文社科、科学技术、文艺少儿三个类别,每类选出百种具有原创价值的图书。“三个一百”收录原创图书均为国内作者编著、国内出版社出版、确属精品力作的图书,是在中国出版界具有广泛影响力、公信力和权威性的国家级荣誉。第二届“三个一百” 原创出版工程全国各出版单位向新闻出版总署推荐了1008种图书,评选出293种入选原创图书,其中人文社科类94种,文艺少儿类99种,科学技术类100种,本届评奖只有科技图书占满了100个名额。其中,人文社科类上报的最多,达到了463种,最终仅94种入围,也从侧面说明了评奖货真价实,宁缺勿滥。

“中国出版政府奖”是我国新闻出版领域的最高奖,每三年评选一次,旨在表彰和奖励国内新闻出版业优秀出版物、出版单位和个人。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共评出包括社科类17种,科技类17种,文学、艺术、辞书、少儿、古籍等类26种,总共60种正式奖(若以全国年度出书30万种计算,3年评一届,概率为万分之0.67);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共评出提名奖各类图书总共119种(概率大概为万分之1.32,也不容易),其中科技类提名奖32种,我社排第6位。应该说我社的获奖排名比较靠前,说明我社获奖不是靠运气因素,而是实力的体现。

二、选题策划

选题背景。有关数据显示,2007年,入侵我国的外来物种超过200种,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540亿元。到了2012年,中国已有40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数据表明,入侵我国的外来物种39.6%是人为有意引进,49.3%是被人无意带入,经自然扩散而进入我国境内的仅占3.1%,人类活动大大加速了外来物种入侵的速度和规模。外来物种入侵已被公认为是造成生物多样性丧失的罪魁祸首之一。全球化贸易、经济一体化以及现代交通工具和旅游业的发展,为外来入侵物种长距离迁移、传播和扩散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在我们对既有外来物种仍一筹莫展时,却还在有意无意地以空前的速度引进新的外来物种,这必将对我国的生态安全和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破坏。

外来物种让我国损失严重,但人们对它的认识时间却不长。实际上,即便在国外,生物入侵的概念也是在1958年首次出现。在我国,科学界首次出现“外来入侵物种”这一名词是在1999年,这是一个全新的科学研究领域。

到了2003年,外来生物入侵这一概念开始在大众媒体上热炒起来:有被媒体称为“水中狼族”的恐怖食人鱼、也有令大片森林枯死的美国白蛾等等,随着电视、报纸大量报道,一时间生物入侵为普通大众所熟知。

选题策划过程。我也是在2003年那段时间关注到了生物入侵这类消息。好奇心的驱使和职业敏感,我开始有意识地搜集相关资料,终于有一天感觉到,所有这些物种入侵事件都与生态环境相关,那么,能否将生物入侵与生态安全两个概念联系在一起进而写成一本较有规模的书呢?

在此后不久,恰好中国科学院动物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解焱出现在中央电视台10套接受采访,这使得我解开心中的疑问有了可能。从此之后,我也就与作者解焱有了联系。这之后多次的联系证实了自己心中的设想,《生物入侵与中国生态安全》一书选题也由此产生。

2003年选题上报,被列为河北出版集团2004年度重点图书出版选题,此后就写作大纲多次与作者沟通,恰好接下来有机会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会前与解焱约好了中国科学院动物科学研究所相见,细谈书稿写作问题。这次相见主要确定了要站在中国大的宏观生态角度谈生物入侵,避免陷入逐个介绍“入侵种”及其所造成的危害这样的局部观。在这次见面之前的数次书信来往总体感觉大纲不太满意,这可能与作者以前写的书或研究着重点有关。

作者解焱多年来一直从事生物多样性信息系统的研究,她参加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外来入侵种专家组,是全球外来入侵种信息网络执委会成员,这些经历使得她成为我国最早对生物入侵进行系统研究的专家,她于2002年出版的《中国外来入侵种》一书对提高中国人认识到外来入侵种的危害起了重要作用(这本书就是逐个介绍外来入侵生物种,是一本小册子)。另外,她还著有《中国物种红色名录》(我见过4卷)《中国兽类野外手册》《保护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一和二)《世界哺乳动物名典——拉、汉、英》等十余种图书,这些图书大多集中在逐个介绍物种研究层面,这种写作方法也许造成了我们这本书的写作障碍,所以几次写出来的大纲总感觉不太满意。

个人感觉,生态环境是一个整体,而不应仅仅是局部引起损害;而且从我做图书编辑的策划角度讲,宏观生态损害更易引起社会关注,咱们出书的社会效果会更好,这是我策划选题所强调的。经过这次见面相谈,说服并启发解焱改变了原来的大纲写作思路。最终的初稿出来后感觉结果很好,除了原来的中国生物入侵现状”“如何应对生物入侵等这样的标题外,又有了生物入侵的基本理论和核心问题”“生态安全的基本方面”“全球合作这样的大标题,完全上升到了学术高度,感觉使图书明显上升了一个层次。

还有最初,也就是2003年刚开始与解焱女士联系时一直向她强调字数要达到100万字,但作者为难,认为50万字就可以了,我告诉她尽量多写,她说试试看,我当年报选题时也没底,斗胆虚报了80万字,报上了集团重点选题。实际上后来在我不断鼓励和作者的不断努力下本书最终成书为102万字。本书从2003年开始酝酿,到选题列为河北出版集团2004年度重点图书出版选题,再到2008年见书,一共5年多的时间。可以说,《生物入侵与中国生态安全》这本书完全是一本无中生有的策划书,说它是创新也应该不为过。

三、图书社会评价

令人欣慰的是图书出版后得到了业内有关人士的高度评价。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环境保护部部长顾问金鉴明认为《生物入侵与中国生态安全》一书首次将生物入侵和生态安全两个概念联系在一起进行分析,体现了生物入侵与我国生态安全之间的紧密联系,充分展示了控制生物入侵对我国社会、经济和生态的意义。第一次从全国生物地理分区的角度,列出在全国27个生物地理分区的外来入侵种的种类、严重程度以及外来入侵种名单。

本书内容新颖、涉及范围广、国内外案例丰富以及方便的索引使该书成为有关生物入侵问题迄今最为详细和全面的书,对我国控制外来生物入侵、保护生态环境等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徐汝梅教授在评价此书时说道:《生物入侵与中国生态安全》一书内容丰富,特别是针对中国具体情况提供了有关生物入侵问题迄今为止最为详细的信息。展示了生物入侵对我国生态安全的影响,揭示了我国控制生物入侵的重要意义。

四、科技类图书选题策划体会

主动与时俱进。作为科技图书类编辑,了解最新的科技动向,不断学习,努力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善于将科技发展与编辑工作联系起来是非常重要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永远在为图书选题提供着源源不断的资源,市场也永远为我们留有没有填满的缝隙。

形势逼迫,时不我待科学技术的发展正以人们想象不到的方式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拿我们编辑工作来说,在20多年前手写书稿的年代,每名编辑,每年审阅几本书稿,达到100万字就很了不起了,有了计算机,尤其是有了黑马校对软件后,编辑每年发稿量可达二三十本书,甚至达上千万字已不足为奇。这意味着什么?一方面这意味编辑的工作效率大大提升,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编辑工作开始部分被机器取代,现有黑马校对软件估计可以查找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错字、错词及少量的标点符号,比如单引号、双引号的缺失,还有它们连用时多余的顿号,同样还有书名号连用时也往往出现多余的顿号等,还有少量的语言逻辑关系,比如“的”“地”“得”的用法,这是中文黑马校对软件目前达到的大体水平。

但是美国现在已有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开发出的软件可以对语言逻辑错误、知识性差错、选择答案的正确与否做出判断,还可以对三五千字的文章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提炼成二三百字的内容提要,甚至可以以假乱真地大量撰写各领域的新闻报道,面对这样的智能机器,我们编辑需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也许根本需要不了十几年的时间它就会出现在我们的中文办公软件中,到那时,我们目前的编辑工作还会需要吗?

策划创意:编辑工作的源头活水。上述美国人工智能软件的出现意味着编辑工作的错字、错词、语法错误、语言逻辑错误,甚至答案正确与否等,已再不需要人工校对,意味我们大部分的编辑工作会被机器取代,意味着大部分编辑工作岗位会流失,意味着就像工业化时代农民作为一个工种逐渐消失一样。多年以前美国的农业人口就已不足5%,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我们编辑工作还能干什么呢?我们编辑存在的价值在哪里呢?我认为是策划创意。至少在可以预期的不太长时间内,二三十年吧,估计人工智能不会取代策划创意,策划创意工作就像科研人员搞科学研究一样是一种探索。科学研究是探索未知世界,策划创意我认为属于新思想的碰撞交流,也是一种未知探索,这种工作在大家的职业生涯时间内估计不会被机器取代。所以说我们编辑要想不被时代淘汰,在做好案头工作的同时,做好策划创意工作显得更加重要,尤其是在精品图书出版方面,在为读者提供高质量读物方面,希望年轻编辑们做出自己的努力,为未来做好准备。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做好科技图书策划工作就必须发挥编辑的策划创造力,这种创造力有时是灵机一动,是一种灵感,一种新想法可能在一瞬间产生,但我认为更多的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科学素养要靠平时的日积月累地养成,而这种科学素养正是我们产生灵机一动的基础。而且即便瞬间有了想法,但实现目标也有一个过程。我有一本书《超光速的诱惑》在2003年的时候就有了选题的想法,而且这个想法还记录在我于2004年在《科技与出版》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里,连书的名字都没有改变,但这本书在2013年才正式列入选题出版规划,2015年才见书,这个过程经历了十多年的时间,这也算得上十年磨一剑了吧。其实这种原创图书策划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作者更难,都说编辑案头工作要沉下心来,要坐得住,其实,策划创意工作同样要沉下心来,它也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很难想象如果平时不注意知识的积累,突然会有一天灵机一动冒出一个想法来?

“工匠精神”与创新精神 从编辑工作来说,传统认为编辑工作更多体现在修修补补,剪刀加糨糊,也就是咬文嚼字。咬文嚼字是编辑工作的基础,毫无疑问很重要,如果说一两个标点符号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一个小数点的错位,可能会要患者的命,也可能会给农民收成带来灾难,所以咬文嚼字可以使我们减少差错,最起码使我们不犯原则性错误,如果在时政类或宗教类书稿出现关键错字,那影响的就不是一两个人的事了。毫无疑问,咬文嚼字式的“工匠精神”在编辑工作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编辑工作的复杂性在于咬文嚼字却无法拒绝大量平庸之作,这也就意味着无法真正满足读者对高质量出版物的需求,这样即便图书差错率为零,图书高质量也就无从谈起,更别说提升出版社品牌美誉度了。要想真正提高出版物质量,我认为内容为王,因此,我的体会是编辑工作既需要咬文嚼字式的工匠精神,更需要有所创意的“创新精神”,这种创新不但需要选题创新,也需要内容创新,版式、装帧的创新,甚至营销策略的创新,这种创新精神不但可以真正为读者提供高质量的读物,为读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拒绝大量平庸之作、低劣之作,更可以使出版社站在出版业的最前沿,增加出版社的社会美誉度,持之以恒,出版社的品牌就建立了起来。(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胡占杰)

 

 

 

 

版权所有: 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冀ICP备15007666号-1

地  址:石家庄市友谊北大街330号      技术支持: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我们